每袭裙,穷一生,作侍臣。


不混圈 不要拿圈的规则来要求我
爱写什么写什么


剑三天策红
全职all橙all 底线之上 随意玩耍
阴阳师茨草狗灯 荒辉藻巫 小小黑是我的
刀剑乙女向 鹤丸最帅 萤丸赛高 刀账集齐中
恋与制作人 只吃女主×男主
料理次元 小姐姐美上天我一定会好好养你们
偶像梦幻祭 一个老老实实的转校生


热爱奇奇怪怪的沐橙cp
每次写他们心情都可以很好啦


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
高雷sx 婉拒yl 排斥allye 不喜ycf


勿忘初心


爱看戏精演戏
不爱戏精打扰


内涵滚

喻橙丨凤箫吟

古风向。

喻文州×苏沐橙

喻总生日快乐啦~

沐沐生日倒计时。


        十号这一日,不过辰时,喻文州喻宰相的府邸前就已经停满了来送礼之人的马车,几乎要将那朱红大门挤满。

        喻宰相生辰不办宴席,平时不收礼,但他深知官场之道,到了生辰之日,也会放松一些,下属官员便只好在一年一次的生辰礼物上多花心思,毕竟谁都想得到宰相的喜欢留意,从此平步青云。

        于是送入府中的礼品样式层出不穷,上好瓷器、古人的名画等都已是常物,甚至有官员送来了一只皮毛雪白的烈马和一位容貌艳丽的驯兽师,也不知道是送烈马还是送人,那马还一仰马蹄踢坏了旁边官员的轿子,闹的管家不得不出面调和。

        相比于大门前厅人来人往的热闹,主人所居住的后院清静了许多,只能听见一点点声响,下人奴婢有条不紊的做着自己的事情,虽是挂上了喜庆的红灯笼,摆上了开的红火的花儿,但因着缺少人声,到底是少了气氛,就好像是一个普通的早晨。

        喻文州如往常一样,用过早膳后便去书房处理要务,一直到午时才出来用餐歇息。

        看上去没有什么区别,只是一直带他长大的老人温姑发觉,宰相大人今日,似乎有点心不在焉。

        .

        时间一点一滴的溜过,苏沐橙看了一眼天色,放下了手中的杯子,心里有些焦躁,但面上依旧带着温和的笑意。

        坐在她对面的是前来归顺的西部地区一异族王子,眉目高深有别于中原人的长相,原是很不错的容貌,只是此时此刻在苏沐橙眼里,分外可怖。

        “王子的见解十分独到,与孤甚是合拍,原想再与王子交谈片刻,只是眼看天色已晚,怕扰到王子歇息,实在不敢久留。”

        从他午后来起至今,不管苏沐橙怎么暗示,他都没能准确接收到她的意思,也不知道是在装傻充愣还是真的听不懂,怎么样都不离开,让她不得不带着他听戏或者去御花园赏花,白白耗费了大半天时间。

        眼看天黑,她不得不直说了。

        殿中灯已掌,她的五官本就精致,在柔和的烛光下更显芳华,就算是明着赶人,那脸上带着些微笑意就已倾城倾人心。

        王子似被她的笑容晃了眼,愣愣的点着头。

        苏沐橙见状马上喊来了下人,领着王子出去了。

        他一走,苏沐橙就转身走向内殿,脱下身上繁复的宫装,换上了轻便的衣裙,宫人将头上的珠翠尽数取下后,她从旁边的梳妆盒里拿出了一个象牙盒收进怀中,披上斗篷走了出去。

        等到她来到喻府前,送礼的人已经走光,朱红大门只有两盏红灯笼散发光芒。

        苏沐橙下了马车,走上去扣响了大门。

        也不知是凑巧还是早有安排,她刚一敲门,门后就有人开了,一看居然还是喻府的老管家。

        老管家看到苏沐橙一喜,行了礼刚想说什么就见苏沐橙在唇前竖了一根手指,示意他安静。他忙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苏沐橙抿唇一笑,提着裙摆走了进去。

        .

        喻文州依旧在书房里。

        苏沐橙走到的时候他正放下笔,疲惫的轻捏眉心缓解,青衫外披件一个白色的斗篷,样式和面料都与她的一样,是当初用新贡的蜀锦裁的,花样是她画的,整个王朝也只有这两件,让苏沐秋怨念了好久。

        闭目间听见了开门声,喻文州以为是管家或者下人,正想问怎么了时突然想到了什么,随即睁开了眼,带着笑意的眼眸看向了走到面前的人。

        “你来了。”他温声道,语气里没有一丝一毫生辰之时对她来迟的埋怨。

        “宫中有事,拖了这么久。”苏沐橙脱下斗篷挂到屏风上,一转身他就已跟了过来,环住了她纤细的腰身。

        苏沐橙知道他是不会抱怨的,但毕竟是等待了一天,此时此刻有些黏糊也是意料之中。

        她微微踮起脚尖,搂住了他的脖子,“文州,我给你带了礼物,先看看?”

        “好,”喻文州依言放开了她。

        苏沐橙从怀中拿出了象牙盒,打开,里面躺了一根白玉簪子,触手生温。

        她有点不好意思,咬了咬下唇,白皙的小脸上都飞上了红晕,双手将簪子举到他面前,“沐橙贺喻宰相生辰之喜,愿宰相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他接过白玉簪子,原以为是洁白无物的簪子上刻了一行小字,大拇指抚过,他念了出来,“百病消,万寿宁,一世——”

        苏沐橙急急忙忙的解释,“这几天有些忙,还有两个字没刻完,要不……要不我现在刻?”

        这一块东海寒玉是近期来朝拜的异族王子所带来的贡品之一,不过两三天,她为了能做完这根簪子,应该花了不少时间。

        喻文州心下感动,将簪子放回象牙盒,妥善的收入怀中,微微俯下身,用额头抵住她,温和的嗓音宛若三月的细雨。

        “不用了沐橙。”

        “这长安,予你。”


………………这是补昨天喻总的生贺和倒计时第三篇×
时间不对 争取篇数不少哈哈哈哈哈
还债进度:5675/60000

评论 ( 21 )
热度 ( 65 )

© 薄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