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袭裙,穷一生,作侍臣。


不混圈 不要拿圈的规则来要求我
爱写什么写什么


剑三天策红
全职all橙all 底线之上 随意玩耍
阴阳师茨草狗灯 荒辉藻巫 小小黑是我的
刀剑乙女向 鹤丸最帅 萤丸赛高 刀账集齐中
恋与制作人 只吃女主×男主
料理次元 小姐姐美上天我一定会好好养你们
偶像梦幻祭 一个老老实实的转校生


热爱奇奇怪怪的沐橙cp
每次写他们心情都可以很好啦


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
高雷sx 婉拒yl 排斥allye 不喜ycf


勿忘初心


爱看戏精演戏
不爱戏精打扰


内涵滚

喻橙丨忘仙

现代向。

喻文州×苏沐橙

智障宝宝阿默宝宝生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写个甜甜的生贺  @阿默_痴汉沐橙的红豆饼 生日快乐啾♡!

花苞小精灵的梗 少年和小少女的故事√


        坐在树下椅子的喻文州突然被一个东西砸了一下。

        那个东西像是一个球,咕噜噜的从他的肩膀滚到了椅子上,原本认认真真看漫画的少年有些懵,下意识的去揉揉了被砸到的地方,然后才转头去看。

        那是一个橙色的小花苞,花瓣鲜嫩柔韧,似乎还沾着露水。

        他把漫画书合上放到一边,伸手去碰那个花苞。

        花瓣有点凉,碰到的时候感觉软软柔滑的。

        手感挺不错的……喻文州这样想着,又戳了一次。然后这个花苞滚了一下,像是躲开他一样,滚到了另一边。

        虽然说长大后的喻文州温和有礼成熟沉稳,但毕竟这时候的他,还是一个有着强大接受力和幻想的少年,就在那一瞬间,他脑海中闪过了很多看到的剧情。

        比如花苞里面是另一个世界,那里有不同的风采与危机,他是被选中的人类少年;比如花苞开后会给他一个超能力,他会要空间跳跃,因为他想去周游世界很久了(虽然他才十四岁);再比如……等等等等。

        然后他就看见花苞微微裂开了一条缝,里面倏然探出了一双透明的小翅膀。

        脑内世界“咔”的一声,停止了。

        喻文州看着一只不过他手掌高的小精灵,从花苞里伸出了脑袋,双目对视时也不害怕,打了个哈欠,小小的手往花瓣上一撑,艰难的爬了出来,顺着花瓣滑到了椅子上。

        “你好呀~”小精灵是一个小女孩,穿着嫩黄色的小裙子,黑色的长发到腰,仰着小脑袋看他,粉雕玉琢的精致五官像对门小朋友摆在床头的洋娃娃,声音细细嫩嫩的。

        “你好,”喻文州在椅子旁蹲下身,勉勉强强的与小精灵平视,连呼吸都不敢太重,就怕把她吹跑了。

        “我叫苏沐橙,是一个精灵。”小精灵先做了自我介绍。

        “喻文州,”他伸出手想和苏沐橙握手,但手放到她面前发现她太小了,根本没办法,他有些苦恼。

        苏沐橙向前走了两步,原先背在身后的小小的手按上了他的食指,她朝他绽开了灿烂的笑容,“你可以带我回家吗?”

        “当然可以。”

        得到首肯后苏沐橙顺着他的食指爬上了他的手,少年把她托在手心,带上差点被遗忘的漫画书和花苞,一起回了家。

        .

        苏沐橙是一只来自花里的精灵,她有一双还飞不起来的透明翅膀,她说她的力量越强大,翅膀就会越好看,她的翅膀,就是她的命。

        她说这个的时候特别认真,小脸都板了起来,然后被撕面包吃的少年塞了一嘴香甜的面包,严肃的气氛消失无踪。

        “我知道了,会小心的。”喻文州边吃边说,还没完全张开的俊秀脸庞扬起微笑,一只手指头揉了揉小精灵的头。

        苏沐橙双手捧着面包吃的欢快,闻言点了点头,“我信你~”

        喻文州结束的比她快,吃完就在一旁看她,“沐橙,你什么时候能够飞起来?”他问。

        “我不知道,”苏沐橙吞下嘴里的面包回答他,“看我的成长速度。”

        他很好奇,苏沐橙的翅膀是透明的,平时看没什么,在太阳底下却会有绚丽的光芒闪过,很好看的颜色,像琉璃一样剔透。

        “我能碰一下吗?”

        原本喻文州以为苏沐橙会拒绝,他也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但没想到她答应了。

        苏沐橙干脆的转过身,把小翅膀亮给他,“能。”

        他小心翼翼的去摸她的翅膀,柔软冰凉的,有点像她出来的那个花苞的花瓣触感。指尖在翅膀上一触即走,喻文州满足的收了手。

        “有点痒,”苏沐橙转过身,做出了点评。

        喻文州笑了笑,见她吃饱便站起身,把椅子推回去,乖乖的整理了桌子。

        苏沐橙在他整理的时候绕着他的手,也不说话,背着小手走来走去。喻文州知晓她这是觉得好玩了,就不管她,任由她绕。

        忽然,她在走到桌边的时候踩中抹布抹过的湿漉漉的地方,脚一滑,掉了下去。

        桌子对他来说不高,但对于苏沐橙来说还是万丈深渊,掉下去可不是小事情,喻文州一惊,立马用手中的东西把她捞了起来。

        惊魂未定的放到桌上一看,苏沐橙被安全装在了干净的玻璃杯里,正坐好身子拍着胸脯喘气,见他看他,忙站起来垫了脚尖去够杯口。

        “文州,倒我出来。”

        喻文州没说话,拿着抹布就去了厨房,苏沐橙的一腔话都被堵在了肚子里。

        等喻文州终于从厨房出来,就看见了杯子里一只可怜兮兮的小精灵盘腿坐在杯底,小手撑着脸,垂头丧气的。

        他重新拉出椅子坐上去,敲了敲杯子。

        苏沐橙马上贴上了杯壁,“文州倒我出来啦,以后我会小心的。”

        少年瞅瞅这只精灵认错态度还不错,满意的把她从杯子里提溜了出来,精灵连忙伸出小胳膊小腿牢牢的抱住了他的手指,就怕他把她丢回去。

        “回房间吧。”见她这么赖皮,他忍不住笑着对她说。

        太阳从落地窗在洒进,一人一精灵的影子慢慢的被无限拉长,似乎可以蔓延到永远。

        .

        白马过隙,时间迅速的溜走,昔日的少年成长成了沉稳的青年,跟在他身边的精灵却没怎么改变,一直是原来的高度,只是透明的翅膀带上了华美的花纹,可以飞了。

        长大后的他也明白苏沐橙其实是不应该来到这里的,她所在的世界应该都是和她一样的精灵,那里有着久开不败的夜欢花,还有叶子可以吃的摇摆树,他们会在夜晚来临的时候坐在花苞上歌唱,太阳升起时睡去。

        “你会一直陪着我吗?”

        多年前,刚知晓这一切的少年认真的问眼前小小的精灵。

        “我会的。”

        苏沐橙认真的回答他,然后,就再也没有离开。


论墨迹 除了我 还有谁——来自一个沐沐生贺倒计时时每天都在补前一天的Andiord(等等这值得骄傲吗
相信我是爱你的 不要打我 笔芯 么么哒

评论
热度 ( 57 )
  1. 冷川默薄宴🍰 转载了此文字
    虽然迟到啦但是我感受到你对我的爱了ovo 以及你才是智障呢哼唧唧!!

© 薄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