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袭裙,穷一生,作侍臣。

周橙策丨追月(二)

古风向。

周泽楷×苏沐橙、吴羽策×苏沐橙

时隔两个月的二🐣

三戳她 可劲戳哈哈哈 @悠然不过温迟卿

万圣节快乐233


        苏沐橙和吴羽策一路南下,来到中原后就换船而行,直接来到了传闻中的烟雨江南。

        她们到达目的地时那儿正下着雨,雨水淅淅沥沥的打在油纸伞上,勉强隔绝了外界的嘈杂,苏沐橙自己撑着一把伞在街上随意的走着,吴羽策拿着背包寸步不离的跟在后面。

        因为下着雨,街道上没有多少行人,倒是街边的屋檐下挤了不少挑着扁担的小商贩,避雨的人都去了茶庄或者酒家客栈以便歇脚。

        雨中望出去,四周都像是蒙了一层雾一样,没有什么可看的,但苏沐橙也不在意,兴致勃勃的随意看着。

        从被上一任祭祀捡回去开始,她就没有出过拜月教,小时候见过的风景人事早就模模糊糊只留下一点残余,因着这一点残余,她一直很好奇中原是什么样的,只是周泽楷对她的保护太过于严密,她没有机会亲眼来看,不过通过来过的人口述或者书中了解。

        如今就算是漫漫春雨,她也愿意。

        苏沐橙慢慢绕了小半座城,腰间的流苏随着她的步伐摇晃,不停的流淌过的雨水渐渐染湿了她的绣花鞋。

        吴羽策看了眼她打湿的鞋子,这才出声提醒,“小姐,去客栈吧。”

        透过纤薄的袜子,苏沐橙感觉到了脚底的寒气,想到她一旦生病就会立马被带回去,忙转身朝向吴羽策眨了眨眼,笑,“阿策,带路吧。”

        吴羽策点了点头,走快了几步到她前面,领她去一早安排好的客栈。

        .

        雨在去客栈的路上越下越大,到了客栈时,两人身上已经湿透了,交付完定金她们也不耽误,吩咐了小二打热水后就去了各自的房间。

        不一会就等来了热水,吴羽策快速的净身换衣服,下楼叫了饭菜,她估摸着时间让小二送了上来,在门口接过敲响了苏沐橙的房门。

        苏沐橙还在木桶里泡着,察觉有人敲门,问了一句,“谁呀?”

       里面的水声一顿,随即是温和的女声,吴羽策低声应道:“鬼刻。”

       听见了吴羽策的回答,她忙从木桶里站起身,伸长了手臂去捞屏风上的布,手忙脚乱的从桶里出来,勉强擦干自己穿好衣裙又拿了布擦头发,才让吴羽策进来。

       吴羽策进来后把盘放到了桌上,不经意的抬起头来,就见苏沐橙坐在屏风旁擦着长发。

       刚洗过澡的她身上脸上都带着湿漉漉的水汽,小脸上感觉都还带着细小的水珠,嘴唇显得柔润异常,眼睛黑亮,烛火倒映在里面形成了温暖的亮光。

       吴羽策不动声色的移开了眼,大拇指从酒杯旁移开,低头去整理碗筷。

        .

        就在苏沐橙和吴羽策到了客栈的时候,远在塞外的周泽楷接到了她们上船时暗卫放出的信鸽,薄薄的两页纸,写满了苏沐橙这两天的一举一动。

        不过不同的是,这一次信的末尾,多了一朵小花。

        想来是苏沐橙发现了暗卫在给他传书,画了朵花表示自己知道了。

        不知道她发现的时候,脸上是不是带着无奈又意料之中的神情,眼眸里却是满满的笑意。

        拇指轻轻按上那一朵花,周泽楷忍不住微微笑了起来,像是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柔软而干净的不似一身血债的大祭祀。

        他看了两遍后把信收进了一个盒子里,那里已经叠放了好几张相同的信纸,都是暗卫之前传来的。

        这一次苏沐橙出去,周泽楷调了三分之二的暗卫和心腹跟着,一手安排好了全部。

        江南于苏沐橙相对安全,没有人知道她就是拜月教的神女,不会有居心叵测的人想要伤害她,只是离他太远了,他终究还是放不下心。

        或许从小小的她提着一个灯笼把他自死人堆里带回去后,他就命定是要照顾她的。

        但他也,甘之如饴。


二被追杀了两个月 希望四不要被追杀四个月🐣🐣

评论 ( 5 )
热度 ( 44 )
  1. 薄宴🍰薄宴🍰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南北。
    16.10.31

© 薄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