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袭裙,穷一生,作侍臣。

喻橙丨Ksana(一)

异能向。

喻文州×苏沐橙

可以开始放坑了毕竟说好日更的人(旧文也是更!哼)欢迎催更怕懒癌发作哈哈哈

下次字数加倍,争取四章结局这个故事,开开心心的发展感情

不要因为我在走剧情就不爱我啊!(你滚)


        “滴答……”

        “滴答……”

        “滴答……”

        水滴声像是催命的符咒,撩拨着心底的弦。

        外面传来了清晰的脚步声,伴随着的还有轻快的歌声,女声清亮婉转,是他常听的那首歌。

        脚步声停下,歌声停下。

        开锁,推门。

        “啪。”

        灯开了。

        男子弯起了笑容,迈着步子走到他的面前。

        他的动作很优雅,就算仅仅是开门走路这样简单的动作,但在他身上就有种与众不同的绅士感。

        “Good evening,小家伙。”

        “好久不见。”

        “你和小沐橙,我都很想念呢。”

        ……

        “队长,队长?”

        在队友郑轩疑惑的叫声里回过神来,喻文州抱歉道:“不好意思,刚刚走神了。”他轻咳了一声,站起身,“车备好了?”

        郑轩应道:“是啊,黄少让我来叫你。”

        “走吧。”

        .

        车平稳的开进了A大,在学生宿舍楼前停下,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一点校园的生机,明明还是初秋,但四人下车的时候都感觉到一丝阴暗与荒凉。

        前段时间,H市出现了好几起跳楼案件,因为死亡人员分散,警方并没有并案调查,直到后来发现跳楼的人多是A大的学生,且案件诡异的全都是突然自杀,警局才把这些案件整合,交给了KS队。

        发生了这样的事,学校里风言风语渐出,学生们人心惶惶,校方一边不得已的暂时停了课,一边让KS队迅速找出原因。

        喻文州是KS的队长,接到通知后,立马就和队员们出发,开到了A大。

        “最后一起跳楼案在四天前,死者是205室的一个女生,今年大四,名覃沫。”沈雁拿着一叠整齐的资料,简单的报着死亡人员的信息。

        “大好年华啊。”黄少天感慨。

        “先去205室,”喻文州率先走进了宿舍楼,因着校方和宿舍管理员打过招呼,四人没受一点阻碍的来到了二楼205室的门口。

        205室的门紧闭着,喻文州曲起两根手指轻扣房门,有规律的敲了三下,他收手,等里面的人开门。

        没过多久,门就开了。

        开门的是一个短发女生,她的眼睛还有些红肿,明显是哭多后的模样,她疑惑的看着喻文州四人,声音沙哑,“你们是谁?”

        喻文州拿出了证件,给女生看,温声解释道:“我们是警方的,前来调查。”

        短发女生一下子就明白了他们的来意,想到自己早逝的朋友,不免又是一阵伤心,连忙让他们进来。

        进了房间,入眼的就是一片灰白,想来是为了哀悼室友而特意换的。

        205室是一个四人间,除了死去的那个女生,其他三个人都还住在宿舍里没有离开,一个女生恰好出去买东西了,另一个长发女生坐在桌子旁整理着桌子上的东西,看到他们也有些惊讶。

        这个女生长的很好看,就算站在一片灰白色的宿舍中,也很亮眼。

        “你们好,”她站起身,礼貌的点了点头,看起来不慌不忙没受影响的模样,但眼角的暗红昭示着她前些时候的悲痛。

        目光在宿舍里饶了一圈,落到了那个长发女生身上,蓦然闯入眼中的熟悉面容让喻文州有了一瞬间不可置信,紧接着就是伴随着记忆浮现带来的些许抗拒。

        他不动声色的移开了眼,如常的微笑道:“抱歉打扰了,我们是警方,想来问问覃沫在出事前做过的一些事情。”

        沈雁按开了录音笔,打开笔记本准备记录。

        两个女生都沉默了一会,短发女生又忍不住抽泣了起来,长发女生忙走过去拍着她的背安慰,“陈陈你不要伤心了,沫沫跳楼和你肯定没有关系。”

        喻文州捕捉到了女生话中一闪而过的信息,问道:“覃沫出事前和这位女生有什么事吗?”

        长发女生叹了一口气,“五天前沫沫和陈陈有点小摩擦,闹了别扭,陈陈还来不及道歉,结果沫沫第二天就……”

        被唤做陈陈的女生终于忍不住大哭了起来,抱着长发女生的腰,撕心裂肺。

        遇到这样巧合的时间,也难怪这个女生这么伤心,喻文州也只能道一句“节哀”。

        他们耐心的等到短发女生停止了哭泣,喻文州让沈雁去交流,自己则与长发女生到了205室的门口进行交谈。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苏沐橙,”长发女生大方的伸出手,“这一件事应该不简单,有什么问题我知道的都会回答,希望能够帮助你们早日找出原因。”她说到后面有了一丝黯然。

        很敏感,喻文州赞赏的想。

        “喻文州,”他与苏沐橙轻轻一握就放下了手,温和的道:“我想知道,覃沫出事前的一个星期,有什么让你觉得不对劲的地方吗?”

        苏沐橙陷入了沉思。

        喻文州站的地方更靠近角落,他能看到苏沐橙背对着白日的光,精致的面容笼在阴影里,她轻咬着下唇,细眉微皱,但却还是好看的熟悉的模样。

        他有了一点恍惚。

        竟然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

评论 ( 18 )
热度 ( 51 )

© 薄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