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袭裙,穷一生,作侍臣。

喻橙丨明灭

原著向。

喻文州×苏沐橙

@沐音酱(´・_・`)  点文三ヽ(•̀ω•́ )ゝ感觉好久没写喻橙了

好想写易燃易爆炸后文然而没有思路


        十四赛季结束,众职业选手欢乐的迎来了夏休期,在十三赛季结束就退役的苏沐橙顶着一不小心秀了次恩爱而得到的火把*N,也迎来了同样被烧的人。

        喻文州到H市的那一天天气很好,天蓝的看不到一朵白云,阳光金灿灿的,飞鸟飞过也没留下一丝痕迹。

        他带着墨镜拉着行李箱走出机场,在和苏沐橙定好的地方站了一会儿,一辆车就停在了旁边,摇下的车窗里露出了张美人面。

        “这位帅哥,要不要上车呀?”车里的美人下了车笑盈盈的看着他,纤细的手指一下下敲着车框。

        “求之不得。”喻文州摘下墨镜,把她捞进怀里,伸手捏她的脸,“瘦了。”

        苏沐橙抬头看,也捏了回去,“我天天在家哪里瘦的了,倒是你,脸都没肉了。”说到后面就有些不满,“这个夏休期要给你好好补一补。”

        “好好,”喻文州笑着放开了她,取过她手里的钥匙去开后备箱,把行李扔进去后回到前头又抱了她一下,“一起胖?”

        “没问题。”苏沐橙把他塞到了副驾驶座去,自己绕了个车头坐上驾驶座,一踩油门开了出去。

        喻文州捏了捏眉心,靠到椅背上,“沐橙,我睡一会。”

        苏沐橙拉下挡光板,应道:“你睡吧,到家了我再叫你。”

        等到喻文州从睡梦中醒来时,已经是傍晚时分,他打了个哈欠,修长的手指揉揉眼睛让自己清醒一点。

        苏沐橙正捧着手机和人聊天,察觉到他的动静忙抬头,“醒了啊?”

        喻文州微探过身帮她把脸颊旁的碎发撇开,“怎么不叫我?”他的语速很慢,声音还有些刚睡醒的沙哑,低沉的好听。

        苏沐橙收了手机笑眯眯的,“看你睡的舒服,不忍心嘛。”

        他笑了一声,低头咬了一口她的嘴唇,然后坐回座位打开车门下车去取行李。

        苏沐橙揉了揉嘴唇,锁车跟了上去。

        上楼的途中苏沐橙牵着喻文州的手告诉他:“群里的那些小妖精们过几天想来次旅游。”

        虽然想过二人世界但也没直接回绝,他随口问道:“去哪?”

        “隔壁省的XXX海湾。”

        “下海?”他一愣,随即笑了,“大夏天的,这么想不开。”

        苏沐橙也笑出了声,“忘记谁提的了。”她晃晃他的手,“去不去去不去?”

        去海湾不下海太可惜,而且她那样期待的看着他,可是……

        喻文州不动声色的撇了她一眼。

        “文洲?”她又晃他的手。

        他眨眨眼从自己的思绪中抽离,轻咳了一声应了“好”。

        这一字落下时他们的家也到了,苏沐橙开了门欢呼一声就扑到了沙发上,乐呵呵的抱着靠垫打个滚,再掏出手机噼里啪啦的给回复。

        喻文州慢条斯理的脱下鞋子套上拖鞋,把箱子放到一边,走过去手肘撑在沙发背上去戳她的耳垂,“有谁一起去?”戳完还想去戳脸。

        苏沐橙捉住他的手指,瞪了他一眼,“越戳脸越大,”交往前她怎么就没发现这个人这么喜欢戳她呢,蓝雨队长喻文州热爱戳人,这个事情可不可以拿去卖钱啊?

        被握住的手指勾起,轻轻的刮她的手心,喻文州笑着看着她,一点都看不出他在做小动作。

        苏沐橙被他刮的好像痒到心底,微红着俏脸收回了手,仿佛自言自语般掰着手指头数道:“兴欣的都会去,还有你们蓝雨,四期们和国家队……哎呀好多啊不报不报。”

        她缩在沙发上,微微鼓着的脸白白嫩嫩,像软乎乎的包子。

        ……好想捏。

        然后蓝雨队长悠悠然的顺从自己的心意,捏了一下枪炮师,在她还没有开口抗议时俯下身,把她轻轻的提起,亲了下去。

        许久未见,一向温和的他的亲吻都带上了些许侵略性,唇舌霸道的纠缠,不容许她的退缩和离开。

        他终于直起身时,太阳完全沉在了地平线之下,光影转换,夜来了。

        .

        夏休期开始的第七天,职业选手群里性质高昂的想要旅游er制定好了一切,一个个严谨的直逼张新杰。作为联盟财富之一的苏沐橙没被安排什么事,她也乐得一身轻松,整天不是陪喻文州就是陪电视剧。

        准备出发前的早晨,喻文州突然拉住想要去补剧的苏沐橙。

        “怎么了?”苏沐橙疑惑。

        喻文州勾起笑容,风轻云淡,“你猜,”他边回答她边牵着她回到了房间。

        让苏沐橙趴到床铺上,他才解释道:“之前看了人体彩绘觉得很有趣就去学了,今天帮你画一次?”

        “诶?”听他这样一说,苏沐橙倍感新鲜,也没有在意为什么他现在才帮她画,枕着手臂转头看他,“好呀。”

        喻文州撩了一下她的衣服下摆,提醒她,“沐沐,你要把衣服拉起来。”

        苏沐橙也不扭捏,爬起来把上衣脱了,背对着他再次趴了下去,塞了个抱枕到自己的下巴下,等着喻文州化身为画家。

        面对自家女友的半遮的横陈玉体,喻文州倒也能安下心来,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植物颜料和画笔。

        在凝玉一般的肌肤上打好底,他换了一支笔,将植物颜料涂上去就收手在一旁,等颜料干后再涂了一层。

        他的笔触很温柔,轻轻的划过柔软的皮肤,一下一下,慢条斯理的落在她的腰间,给她带来了些许瘙痒。

        最后,她感觉到他在自己的右腰处写了两行字。

        她有些好奇,“文洲?你写了什么。”

        喻文州收了笔,满意的看着自己的作品。

        苏沐橙的床单是黑色的,上面有隐隐的银色暗纹,她皮肤很白,又不是惨白,而是莹润的白嫩,躺在床上就像一颗珍珠一样。

        而她的腰间,一朵墨色莲花正缓缓舒展。

        有水珠从花瓣的尖端落下,恰好滴落在她背脊上,顺着凹槽滑下。

        黑与白组成极端的视觉诱惑与冲击。

        他的指尖搭上她的肩膀,贴近她,在她的耳边低语,“疏梅影下晚妆新,袅袅娉娉何样似,一缕轻云。”说完,他笑了一声。

        苏沐橙下意识的觉得从蓝雨心脏队长嘴里说出来的不会是什么好词,可是又听不出不对劲,只好把手机往他手里塞,“你照一张我看看。”

        喻文州接过手机,就着苏沐橙半起的姿势照了她的背,保存照片,发送给自己后再还给她。

        喻文州的手艺真是不错,一朵莲花半开似羞的模样尽数体现,苏沐橙看着看着突然“啊”了一声,然后垮下小脸看着他,“文洲,这样——”她指了指身后的手绘,“我怎么穿泳衣啊?”

        一穿就暴露,给那些人看到还不得追问死?好烦啊!

        “诶,”喻文州也是恍然,抱歉的看着她,“一不小心忘记了。”

        这彩绘不是她答应了他也不会画,她怎么好意思去责怪喻文州,摆摆手,苏沐橙叹息,“只好不下水了。”

        喻文州摸摸她的脸,“我们可以找其他时间去私人游泳馆。”

        苏沐橙点点头,有些惆怅,但好在她对游泳并没有很大的热情,可惜一下就过去了。

        “沐沐,”喻文州整理着颜料,“你的视频昨晚帮你缓冲好了,带去路上看?”

        “好,”苏沐橙等颜料干后套上了宽松的T裇,蹦下床,“我再去对对有没有遗漏的东西哈。”说完就离开了房间。

        装好颜料,喻文州闲散的坐到了床上,靠着床头单腿支起,拿出自己的手机打开了接收的照片。

        选的位置真好,他满意的想。

        他看过她的泳衣,浅蓝色的比基尼,完完全全可以暴露出她身体曲线的存在,让他看着她在联盟其他男选手面前穿泳衣?

        可能吗。

        当然不可能。

        一次性杜绝了她下海的可能,还可以有二人独处的时间,也不枉他抽时间学这手绘了。

        喻文州按了手机,微微笑了。


…………我在写什么鬼

评论 ( 22 )
热度 ( 101 )

© 薄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