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袭裙,穷一生,作侍臣。

all橙丨盛颜(三)

架空现代全员涉黑。

all橙,不是后宫,结尾你猜XD

@弧有这——么长 阿默看你了ww

欢乐的刷翔橙中


        趁着夜色,两人迅速的离开了平民居,像黑暗中的猫咪,悄无声息的来到了离嘉世不远不近的一所大学。

        小心的摸进了没有人的议会厅,苏沐橙才松了一口气,轻声和周泽楷解释一切。

        夜风轻轻吹起,卷起了白色的窗帘,窗外的黑夜就像吃人的巨兽,蛰伏在不知名的角落,等待捕食的机会。

        叶修生死未卜,她并不想多提这件事,三言两语讲完后陷入了沉默。

        听到这件事的那瞬间,她真的是想不顾一切的回到本部,向陶轩讨要一个说法——叶修叛离嘉世,简直是个玩笑——幸好邱非拦住了她,否则只是白白搭上她的命,还会连累被她带来的周泽楷。

        平静下来后她也没去考虑具体的接下来该怎么办,只有一点异常清晰——不能留在嘉世。

        嘉世既然围杀了叶修、清理了他的心腹,怎么会放过她?她留在那里处处都是嘉世的人,想要她消失不过是个举手的时间,原先可以给她安身的地方已经不见了,回去太危险,还不如趁他们还没下手就先离开。

        大学人多地广,他们只要做好伪装,嘉世在这一片再只手遮天要找出他们也非易事,更何况国家就算乱了秩序还是维持着的,嘉世怎敢大肆搜查扰乱平常人的生活。

        只是……

        苏沐橙抬眼望向身旁静默的周泽楷,“抱歉小周,早知道会这样,我就不带你回来了。”她微微笑了,茶色的眼眸如同沉底的浓厚茶水,不复清亮,连唇边的弧度都几不可察,“连累你要和我一起逃了。”

        “不会,”他抚了抚她的长发,似组织着语言,低头看她,琉璃眼眸仿佛星子一般,但他最后还是没有说什么,仅是朝她笑了,其中的信任之意不需言明。

        不是你,我可能就死在那里了。

        她的脑海里一直很乱,纷杂的思绪像缠绕的线团,但被信任的感觉让她鼻子蓦然一酸,心一下子就安定了下来。

        苏沐橙用手背按了按发烫的眼角,“谢谢。”

        眨去眼底些许水光,她开口,“我们所有的身份证和银行卡都是嘉世办理的,不能用,”她思索,“我要回嘉世一次,把要用的带出来。”

        “好,一切小心。”

        “我会的。”

        过了一会,苏沐橙低语,“我不相信叶秋会叛离嘉世……也不相信他会死。”她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向周泽楷寻求安慰,只是想这样说,给自己这个念头,她才能在白茫茫的前路中找到正确的方向。

        “嗯,”周泽楷与她对视,“陪你找。”

        苏沐橙这才笑开,似拨开云雾的月光,温和轻柔,“一起找。”

        .

        苏沐橙回到嘉世时不过凌晨,走廊上空荡荡的,没有人发觉她这一趟夜出。

        她轻手轻脚的穿过休息厅,蓦然看到了正要回房的孙翔,脚步微动,她克制住了自己想要跟上去的冲动,隐在黑暗中等到孙翔彻底离开才迈出脚步。

        开门,进房。

        回到熟悉的环境,苏沐橙松了一口气,靠在门板上休息了一会儿她才睁开眼,眷恋的目光扫过这里的摆放。

        她可能,再没有机会回到这里了,她生活了十年有余的地方。

        时间不允许耽搁,苏沐橙揉揉自己的脸,在床头的暗格里翻出了一个盒子,里面是三张身份证和一张银行卡。

        是叶修在某一天交给她的。

        苏沐橙低头抚摸过身份证上的小小凹凸,当时她还不理解,现在想起来,或许很多事情很早就有了征兆,只不过是她没有发现罢了。

        仔细的收好四张卡,苏沐橙小心翼翼的打开门走出了房间。

        但苏沐橙没有离开嘉世,而是去了另一头的宿舍。

        她从窗户潜进孙翔房间时,屋子里已经灭了灯,床上的人呼吸沉稳而绵长。

        她没有看到孙翔的时候,以为可以耐得住自己的情绪,但见到后她才发现她做不到,邱非说的话不多,但却一字一句的深刻在她的脑海里。

        孙翔刘皓带人围杀叶修,孙翔成为嘉世王牌。

        竟然是他。

        如果是其他人,她都不会有这样的愤怒,她知道这样很无理取闹,可是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她是真的把孙翔当朋友了,可是她最重要的人的死,与他有脱不开的关系,一想到这一点,她觉得自己就成了即将爆发的火山,不过一丝理智死死按耐着。

        她冒着危险,就想来问一问他叶修的事,她想问她不在的时候嘉世到底发生了什么。

        苏沐橙摸到了孙翔的床前,就在她伸手还没碰到他的那瞬间,床上原本该睡着的人飞快的伸手擒住了她。

        一番天旋地转,她被孙翔牢牢的制住,压在了床头。

        “是你。”孙翔借着月光看清了来人,惊讶的立马放开了双手。

        “啊,是我,”她坐直了身子转动着手腕,似笑非笑的看他,“很厉害了嘛。”

        感觉出她语气里的阴阳怪气,孙翔皱眉,“苏沐橙你怎么了?” 

        苏沐橙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问,“叶秋呢?”

        听到他的名字,孙翔诧异的一挑眉,“你不知道?死了啊。”

        听到这样的回答,她却蓦然平静了下来,像是躁动的火苗被毫不留情的泼了一瓢冷水,只剩下白烟苟延残喘,“为什么?”

        “BOSS接到叶秋叛离嘉世的证据,派我和刘皓去清场。”孙翔奇怪身为嘉世主力之一的苏沐橙竟然一点都不知道这些消息,想到她七天前回来时和他说的话,嘀咕了一句,“难怪你那时候还去帮他整房间。”

        “是啊,”苏沐橙也挺奇怪自己为什么这么淡定,甚至还如同聊天一般,“你们都知道,就我一个人不知道而已。”

        孙翔换了个姿势盘腿而坐,让自己更舒服一点,“你大半夜的过来就是为了问这个?干嘛不走门。”

        苏沐橙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问了他,“你相信叶秋叛离嘉世?”可她却没有等他的答案,而是自己笑着答了自己,“怎么可能。”

        孙翔察觉她的情绪不对,想要说些其他的什么,却还是顺着她的话题接了下去,“给BOSS的那份证据我看过,”他有些顾及着她,顿了顿才继续说,“每一项都符合。”

        “哦,”苏沐橙点点头。

        见她这样明显的敷衍,孙翔有些不快,“你不相信我?”

        哪想苏沐橙笑了,声音婉转,“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话语一出,气氛陡然僵硬。

        孙翔看着她,像是被抛弃的野兽,眸光清亮而带着委屈和愤怒。

        “生气了?”苏沐橙脸上的笑意逐渐加深,“我也是。”她觉得现在她的手上就像拿了一把双刃剑,努力刺伤他的同时也伤了自己。

        孙翔扯出一抹笑,“既然不相信我又何必过来?”

        苏沐橙施施然的站起来,抚平了衣服上的皱褶,“没什么,大概就想和你说一声再见吧,再也不见。”

        她的话一出孙翔脸色就变了,可还没等他说什么苏沐橙就迅速的从来路翻了出去,他伸出手去抓,也不过是抓到了一缕清风。

        .

        苏沐橙刚出现在议会厅的门口时,周泽楷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她小跑过去把自己扔进沙发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转头,周泽楷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看着她。

        苏沐橙朝他释去一个笑容,“东西我拿到了,休息吧。”

        眼眸里还有显而易见的担忧,但周泽楷也没多说什么,点点头就躺了下去。

        苏沐橙敛了笑,也躺在沙发上,心头有些迷茫和失措。

        短短的时间内知晓了那么多事,不仅仅失去了叶修的消息不明白他的生死,发现自己竟然成了被蒙在鼓里的白痴,还和孙翔的关系又重新回到了冰点。

        想来这一次,是再也没有时间和机会和解了。

        原先的苏沐橙和孙翔也是互不搭理的情况,而他们之间关系缓和的契机,是在孙翔来嘉世大半年后。

        她还记得那天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雨珠打在窗玻璃上滑下,编织出一片光影迷乱。

        孙翔独自一人出任务回来受了点轻伤,伤口在背上,他一个人着实很不好上药,可毕竟不是什么很严重的伤,他不想去找医生。

        就在他姿势别扭的时候,门突然被敲了两下,孙翔抬头一看,苏沐橙站在那里正放下手。

        “要我帮忙吗?”她问。

        孙翔诧异的挑了挑眉。

        自他来嘉世起,除开最初的一段时间她对他就像个温和的前辈,在他挑衅过叶秋后,苏沐橙就不怎么搭理他了。

        他一开始还莫名其妙,稍微了解了苏沐橙与叶秋之间的过往时也就明了了,虽然觉得这样意气的苏沐橙是个大写的蛇精病,但是他怎么样也不会跟一个女生计较,渐渐的两个人就再没怎么交流了。

        苏沐橙见孙翔没说话也不着急,抱着手臂好整以暇的看着他。

        孙翔又试了一下发现真的很累,放下手上的药膏,低低的“嗯”了一声,而后又跟了一句小声的“谢谢”。

        得到允许后苏沐橙踏进他的房间,悠哉的模样仿佛是在公园里散步,不长的距离硬生生的被她走出了千里之外的感觉。

        一心想快点上完快点结束的孙翔哪里耐得住她的慢吞吞,催了一句,“诶你快些。”

        “哦……”她应了一声,步子迈大了些,三两步走到了他身边,拿起床边的药膏。

        看着自觉的转过去背对着她的孙翔,苏沐橙用手指接住挤出了淡粉色的药膏,带着凉意的药膏碰上皮肤时,苏沐橙感觉到手下的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她也不在意,轻柔的将药膏抹开。

        孙翔能够感觉到苏沐橙的手指,柔软细腻异常清晰,一下一下的,慢条斯理的把药膏覆盖住他的伤口。

        她的呼吸,温热的,扑上他的背。

        有发丝垂下,划过他的肩膀,瘙痒。

        苏沐橙今天怎么做什么都这么慢?和她平时一点都不符合。

        孙翔觉得自己被折腾的别扭极了,耳朵都染上了他没察觉的绯红。

        苏沐橙一撇他的耳朵,忍不住笑了。

        她承认她是故意的,怎样让他难受就怎么来,孙翔拘谨的模样可让她舒心不少。

        “喂孙翔,”他听见苏沐橙在他身后说话,“等你伤好了,比一场?”

        他也没多想,头也不回的应了。

        苏沐橙继续慢条斯理的涂抹着药膏,嘴角勾着笑容,有些狡黠。

        她知晓自己近战能赢过他的可能性偏小,但她就是看他那天挑衅叶修后还说了叶修坏话不爽。

        其实认真的思考起来也算不上坏话,孙翔不过是对叶修的处事态度抱有异议和不屑,只是他那副天不怕地不怕老子最大的模样实在让她看不惯,想和他打一次,打不赢揍一揍也算是出口气。

        二十出头的她,比现在耿直多了。

        五天后孙翔伤好了,他们如约去训练室比了一场,孙翔面对她终究还是没有发挥出全部的实力,让苏沐橙顺顺利利的揍了他一次。

        后来有一天孙翔问她为什么突然就对他改了态度,她懒洋洋的撑着脸,让他叫一声前辈就告诉他。

        孙翔翻了个白眼,嘟囔着“爱说不说”就不理她了。

        她笑盈盈的也不在意,点开了视频,继续看她的电视剧。

        回想起来,事情发生的时间也有两年半之久了,苏沐橙很难得去回想之前的事,她以前总觉得不断回忆过去的人是因为心里的空虚,如今却也当了一回自己口中的“空虚之人”。

        那时她躺在休息厅的沙发上,半梦半醒间听见了开门的声音,她懒洋洋的不想动,随直接装睡。

        然后就听见一声“咦”。

        是孙翔。

        她就更不想动了。

        紧接着是明显放轻了的脚步声,他还没走近,苏沐橙就感觉有一个东西向她飞来,轻飘飘的落到了她的脸上。

        她略微动了动脑袋,脸颊蹭过那个东西。

        柔软的布料,应该是一件外套。

        鼻尖都是清淡的香皂味,苏沐橙在心里默默的吐槽了孙翔的准头。

        孙翔去墙角的玻璃柜里拿了一瓶饮料,在休息厅里暗淡的灯光下发现,他扔过去的外套盖在了躺在沙发上的人的脸上。

        他有些羞赧,忙走过去拉下外套,盖在了她的身上。

        闭着眼睛的苏沐橙看上去有些小,还带着婴儿肥的小脸簇拥在乌黑发丝间愈显白皙,长长的睫毛随着呼吸抖动,安静而乖巧模样,比她醒的时候顺眼多了。

        孙翔一想到苏沐橙平时对他的漠视,就有把衣服拿回来冷死她的冲动,手刚碰到衣服边就觉得自己此时像个傻逼一样,唾弃了下自己,他便走了。

        看着烦,还不如眼不见为净。

        苏沐橙在他转身后偷偷的睁开了眼,看着那个还可以被称为少年的人边走边把玩着可乐,然后拉开可乐罐上的环,紧接着被冲出的可乐浇了一手。

        她忙捂住嘴,怕自己一不小心笑出声来。

        衣服前襟也被沾上了可乐冰凉粘腻,孙翔下意识的一句“卧槽”就要脱口而出,可一想到后面的人就又憋了回去,加快脚步离开。

        待苏沐橙再也看不见孙翔的身影,她终是忍不住了,侧过脸埋进发丝间笑了出来。

        这个人怎么这么好玩,她突然觉得自己应该更正对他的看法了。

        ……

        现在想来,也真觉当时的无忧。

        可是关系缓和又怎么样,如今算是彻底的再回不去了。

        思及此,苏沐橙用手背盖住眼睛,低低的叹了一口气。


大写的炮灰习×

评论 ( 11 )
热度 ( 72 )

© 薄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