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袭裙,穷一生,作侍臣。

喻橙丨与我做不二臣

古风向。

喻文州×苏沐橙

偏执喻总上线。


        苏沐橙翻进喻文州寝殿时,喻文州还在烛火下执笔作画,不过十五的少年一 袭蓝衫,眉眼沉静,眼神专注的随着笔尖转动,仿佛什么事都不能打扰到他。

        寂静的环境,苏沐橙穿着在黑夜里显眼的粉 色衣裙,坐在房梁上单手撑着下巴看着下面的少年,光 明正大的仿佛这里就是她的家。

        待到喻文州画完了红梅傲雪,苏沐橙“啪啪啪”的鼓了掌,声音还带着小女孩的软 嫩,她一字一句说的认真,“你画的真好看。”

        喻文州没有丝毫惊讶的放下画笔,实际上早在她进来时他就发觉了,他抬头准确的在黑 暗的房梁上找到苏沐橙的身影,“喜欢吗?”

        “喜欢呀。”

        他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清俊的脸上是温 润的笑意,“那我送给你?”

        对此,苏沐橙欣然同意。

        她手撑在了身 体的两侧,双脚悬空的摇晃着,还未张 开的五 官像一尊玉娃娃,“你不熄灯休息吗?”

        “烛火熄了,你看得见么?”

        “当然看得见,”苏沐橙的小脑袋一扬,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得意与骄傲,“说起来你的护卫也太差了,我进来的时候都没有一个人发现。”

        她的模样太过于无害,让他一时间忘记了她是如何进来的,喻文州摇了摇头不接她的话,灭 了烛火后合 衣上 床。

        黑 暗里,他与她说话,“你来皇宫做什么?”

        苏沐橙目测了一下两人之间的距离,觉得太过遥远了,忙跳下房梁,换地方的时候还不忘回答他,“百 姓都说皇宫是最难进的地方,我就想来试试。”

        终于找到了合适的地方,苏沐橙坐在了喻文州刚刚作画的桌上,嘟囔道:“不过也没那么难啊。”

        喻文州笑着逗她,“如果你被抓了怎么办,要去天牢里待个十天半个月?”

        “诶?我又没偷没 抢的,凭什么抓我进去?”苏沐橙诧异。

        真是单纯而直接的想 法,喻文州庆幸他及时阻止了暗卫的出现,要不然怎会遇到这样一个如白纸一般的小少 女。

        不过他还是要告诉她,以免她乱跑到其他地方去,“乱入皇宫,可是死 罪。”

        死 罪这两个字对于苏沐橙来说沉重的不得了,她虽然天真可是不傻,一下子就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小手不由自主的抓紧了衣裙,可怜兮兮的看着喻文州,“怎么办,我都进来了……”

        喻文州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终于懂得害怕的小少 女,轻声安慰,“不怕,我可以保护你,”语调一转,带了些许严厉,“但是其他宫,你是不能踏入的。”

        “我知道了……”苏沐橙瞅着他,奇怪道:“你的权 利很大吗?”

        “不大,但足够了。”

        “哦……”

        那一夜后,喻文州的寝殿里,多了一位小客人。

        她有时会在院子里赏 花等他从御书房归来,拈着一朵盛开的花 儿仔仔细细的看,见到他时笑的明媚。

        有时会在深夜偷偷潜入,跟他说她又去了什么地方,吃了什么好吃的。

        甚至她还会趁奴 才们没注意,钻进他的轿辇中,坐在他的软垫中,坐着坐着就睡了过去,给他好大一个惊喜。

        她用着自己出神入化的轻功,在皇宫里来去,一陪就是十年。

        而这十年里,喻文州登上皇位,苏沐橙出师,在外自立门派名为“朝”,收了好些女弟 子俨然成为江 湖上新崛起的强 势门派。

        就在众人以为“朝”会在苏沐橙的带领下更进一步时,她却失踪了。

        突然从某日起,江湖上再也没有了苏沐橙的消息。

        .

        夜深人静。

        偏僻的大殿中甚至可以听到外头草 丛中的虫鸣,殿的四角都摆放着莲 花状的香炉,浅淡安神的香味伴随着袅袅的烟缓缓从香炉中升起,再飘散至空气中。

        空旷的大殿中没有其他东西,唯独在中 央放了一个巨大的金色鸟笼,鸟笼虽大做的却很精致,每一根杆子都有着细微的花纹,浅浅的凹凸细腻而不磨手。

        鸟笼的右上角用红色锦缎蒲 团铺做床铺,上面睡了一个女子。

        那女子穿着简单的红色纱裙,黑色的长发凌 乱的铺开,裙摆像海浪一样弯曲着几乎和蒲 团融为一体,眼眸闭着,长长卷卷的睫毛打下一圈阴影,唇 瓣嫣红,皮肤白 皙在红色的映衬下更显莹润。

        她似乎倦极,眉心微蹙,缓缓的呼吸着,陷在被褥之中。

        开门声在寂静的夜中十分清晰,伴随着来人进来的轻微的脚步声,她动了一下,慢慢的睁开了双眸,因着还未完全缓过神,眼波迷离。

        她坐起了身 子,抬手揉 揉眼睛,纤细手腕上绑 着的金链碰撞发出细细碎碎的声响,在烛火的照耀下洒下金色的流光。

        “沐橙。”

        “嗯?”她随口应着,轻轻的笑着,语调柔 软,“我想睡床,在这里难受。”

        “我好不容易才留下你,”他笑了一声,“出去,你可就跑了。”她就像一阵风,肆意的吹在他的世 界里,来去自 由,却成为了他的枷锁。

        他边说边打开了笼子的门,施施然的走了进去,揽住她软若无骨的身 子,“无 聊的话,明天带你去看戏吧。”

        苏沐橙似笑非笑的看着喻文州,眉梢浮现了一点点嘲讽,他的五官比之多年 前初见没有很大的区别,不过更加成熟,眼眸看着她的时候仿佛就是他的全世 界,温柔的让人沉迷。

        她是喜欢他,但不代 表她会喜欢他折断了她的翅膀,把她禁 锢在这里,让她像一个废 人。

        过了好一会,她才开口,漫不经心的声音里似乎还带着浅浅的笑意,“喻文州,你最好祈祷不要落到我的手上。”

        喻文州在她耳边压低了声音,轻轻的亲 吻她的耳垂,有些冰凉的唇和他的体温形成反差,他笑了,苏沐橙甚至可以感受到他胸腔的震动。

        他说。

        “从现在开始。”

        “我等着。”

        .

        明成七十八年,宣帝喻文州驾崩。

        宣帝一生无后无妃无子,只有早年还位太子时与江湖门派“朝”创始人苏沐橙有过一段绮丽往事。

        曾有入过其墓室的盗墓人提起过,宣帝的棺椁旁,坐着一具女尸。

        ……

        浮世流转,黑 暗中走出一个少 女,茶色的眼眸清亮,若不是在这里见到她,怎会相信她也是这个世 界的人。

        “喻老大……很值钱呢。”


原本想写易燃易爆炸后文的 但是觉得写来不好玩就删掉了 改成了前文还用上了那个有病的脑洞

“喻文州,你最好祈祷不要落到我的手上。”
然后下一世喻总就成了兴欣的阶 下 囚×

评论 ( 13 )
热度 ( 81 )
  1. 薄宴🍰薄宴🍰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南北。
    16.02.27 单颜。:

© 薄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