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袭裙,穷一生,作侍臣。

肖橙丨浮世绘九丨蓝玫瑰和玻璃球

魔幻向。

肖时钦×苏沐橙

浮世绘九。

剧情要求,肖队眼睛是浅蓝色的啦。


(一)

        肖时钦醒来时,就看到穿着白色的裙子,坐在桌上晃着腿看着他的苏沐橙。

        苏沐橙看到他醒来惊喜极了,跳下桌子跑过来趴到床边看他,小心翼翼的戳戳,“你终于醒了。”

        肖时钦坐直了身子,下意识的先环看了四周的环境,虽破旧但干净整洁的小阁楼印入眼帘,他收回视线朝苏沐橙笑,“你好,我叫肖时钦。”

        苏沐橙笑道:“你好,我叫苏沐橙,”她撑着下巴看着他,纤细的手指轻轻敲打着白皙的脸颊,“我一个人在这里已经十年了,你来就有人陪我了。”

        “你的主人……”

        “他不要我了。”苏沐橙说的直接,明亮的眼眸里没有一点悲伤,带着浅浅的笑意,“一个人还是挺无趣的,你来就好啦。”

        话一出口肖时钦就暗悔自己冒冒失失的揭开了苏沐橙不美好的过去,见她不在意放下了点心,微笑道:“以后请多多指教。”

        苏沐橙弯着眉眼,像是透明玻璃球反出来的灿然的光,她学着她看到过的表达友好的方式,伸出食指勾住肖时钦的小拇指晃了晃,“多多指教。”

        肖时钦一愣,随即反勾住了她的手指,低声应道:“嗯。”

(二)

        肖时钦来到这里已经有半个月了,自从他来后,主人天天都会过来照顾他,每当这个时候苏沐橙都藏在柜子上看着。

        她挺好奇的,主人这么喜欢他,为什么会把他放在这里,无人问津。

        不过人类的想法,她怎么会懂呢。

        就像主人小的时候天天都要带着她,去哪儿都不落下,宝贝似的供起来,后来时间久了,就不经常带她玩了,渐渐的,她就被遗忘在了这个破旧的小阁楼里。

        她很怀念之前主人陪的日子,也曾经伤心过,但是时间冲淡了她的哀愁,看着主人不停的更换自己的玩伴,她也就不在意了。

        只是一个人确实挺无趣的,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就算可以出去,但那种一个人的感觉着实不好受,逐渐的她就害怕了寂寞,肖时钦来了,对她来说是件好事。

        主人带着东西走了,苏沐橙从柜子顶上飘下来,脚踩到地上一步一步的向肖时钦走过去,她虽然可以浮空,但还是喜欢向人类一样走路,这让她更舒服。

        肖时钦坐在桌子旁边的椅子上,一回头就看到苏沐橙脚步轻快的走过来,走到桌子旁单手撑着桌面轻松一跃,坐到了桌子上。

        他看着她一系列的动作,微微皱了皱眉,“你这样……”

        苏沐橙把裙子理平,笑道:“没关系,”她伸手向后推开了窗户一点,让微风从缝隙间溜进来,“这样我很开心。”

        她侧了身摊开五指去感受微风,岔开话题,“不开窗,房间里闷闷的不舒服。”

        肖时钦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知道自己无法劝说,也就不再提了。

        苏沐橙蹭了蹭他的手掌,白皙的手指懒洋洋的挠了挠脸颊,刚想说什么,缝隙中的风突然变大,窗户倏然被推开,桌子上的玻璃球被风吹的往下滚去。

        苏沐橙一惊,弯腰俯身去捞那个玻璃球。

        可她忘了自己现在是坐在桌子上,肖时钦只觉眼前人影一晃,玻璃球是捞到了,弯腰的瞬间整个人就不受控制的倒了下去,从桌上摔了下来。

        肖时钦连忙站起身去扶,手堪堪抓到了苏沐橙的肩膀,匆忙之间却又哪里扶的住,被她摔下来的力量跟着带了下去。

        他下意识的将苏沐橙揽进了怀里,以自己的背部抵去了与地面的碰撞。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苏沐橙趴在肖时钦的怀里,看着他近在咫尺的下巴的时候,整个人都懵了。

        她是灵体,虽然可以触碰,但摔倒并不会疼,肖时钦的举动可以说是没有必要的,可是……

        这半个月相处下来,苏沐橙也认识到肖时钦是一个容易让人喜欢他的人,谦和斯文,礼貌但没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距离感,浅蓝色的眼眸像是宽阔的大海,宁静而深远。

        而她能感觉到此时此刻,他在她心里的不同。

        感觉怪怪的呢。

        苏沐橙默默想到。

        肖时钦坐起了身子,扶住了她,也是明了他们根本就不会因此受伤,舒出了一口气,他笑道:“是我心急了,起来吧。”

        话音刚落,就见苏沐橙突然靠了过来,柔软的唇瓣轻轻的吻了一下他的嘴唇。

        肖时钦愣了,着实没能反应过来。

        苏沐橙重新直了身子,看着肖时钦愣神,有些揣测,她跟着主人的时候,看到电视剧上的女主人公都是这样子感谢的,难不成她……做错了?

        她微微皱了眉思考,是她亲错了地方,还是不够用力啊?

        就在她想要再来一次的时候,肖时钦终于缓过了神,按下心中的悸动,连忙制止了她,看着她带着些许疑惑的眼眸,问道:“沐橙你知道这样做的意思吗?”

        苏沐橙瞅着他,“不是谢谢你的意思吗?”

        肖时钦挫败的扶额,“不是……”

        “那是什么啊?”

        “这是……”肖时钦试着组织词汇,“这是很亲密的人才可以做的事情。”

        苏沐橙更疑惑了,“怎么样才是很亲密的人?”

        “就是一男一女,他们天天住在一起,同吃同住同睡。”

        “我们不就是吗?”

        肖时钦卡壳。

        “这不够,他们还要互相喜欢。”

        “我喜欢你啊,”苏沐橙笑了,“时钦你不喜欢我吗?”

        肖时钦下意识的回答,“喜欢……诶,不是。”

        他发现貌似他越解释越乱了。

        苏沐橙眨了眨眼,不懂肖时钦的纠结。

        肖时钦无奈的理了理她的长发,“先起来吧。”

        两个人起了身,苏沐橙第一件事把一直紧紧握在手中的玻璃球放回了桌子上,伸了手把窗户关了,肖时钦已经坐回了椅子上。

        “沐橙,”思考了一会肖时钦开口道:“以后这样的事情,”食指中指并起点了点自己的嘴唇,“不能随便对人做。”

        “必需要你爱他才行。”

        “可是你刚刚不是说喜欢就行了吗……”苏沐橙迷茫,“什么是爱?”

        “爱是比喜欢还要深的喜欢,是你想要和一个人永永远远的在一起。”

        肖时钦看苏沐橙迷茫的模样,忍不住笑了,声音都带上了笑意,轻轻的好听极了。

        苏沐橙闻言恍然展眉,左手握拳轻拍右手掌心,“我知道了,我想你一直陪我不要离开,这是我爱你吧?”

        肖时钦:“……”

        他果然是越解释越乱了。

        苏沐橙见他无语凝噎,直觉自己又说错了话,可是也不知道哪里错了,只好抓了他的手晃晃,“我以后不会这样了。”

        也只能这样了。

        肖时钦揉了揉她,“好。”

(三)

        亲吻的乌龙过去了两个月,他们在的小阁楼窗户外的木台上,蓝色的玫瑰花迎风舒展开了自己的花瓣,花瓣上还带着些露水,更显娇艳。

        春光尚好,但是肖时钦却有着懒懒的,窝在椅子上发呆,动都不想动。

        苏沐橙出去玩了一圈回来,有些疑惑的问他,“时钦,你最近气色不太好啊?”

        肖时钦缓缓的摇头,“没什么。”他笑了一下,“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主人旅游了,下面好无聊我就回来了,”苏沐橙解释道,目光自然的落到了窗外的玫瑰花上,突然明白了缘由。

        “你等我一下。”

        话音还未落,她就拉开了门,跑了出去。

        肖时钦一惊,立马明白她要做什么,可她跑的太快已经无法制止了。

        曲起食指关节敲了敲额角,肖时钦后悔自己外露的神色。

        随着外面踩在木制楼梯的声音,苏沐橙小心翼翼的端着壶水就上来了,她没有多说话,直接给玫瑰花浇了水。

        她听见肖时钦低叹了一声。

        苏沐橙冲他一笑,浇完水就又跑下去,把水壶放了回去。

        回到小阁楼时,肖时钦坐姿未变,低头看着手中的玻璃球。

        那玻璃球浑圆剔透,只是里面有着大大小小不一的裂痕。

        苏沐橙坐到了桌子上,看了一眼玻璃球,毫不在意的笑了笑,“这样就好了。”

        他揉了揉眉心,浅蓝的眼眸里满满的担忧与自责,“你没必要,主人他应该很快就会回来了。”

        每一个物品或者植物能够形成灵体都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他们的生命也是随着物品的改变而改变,苏沐橙每耗费自己的心神让自己能够触碰到人类的东西一次,她的玻璃球就会受到一定的损伤。

        这一次帮他拿来水,那透明的玻璃球里已经有了三条清晰的裂痕。

        若是等到这裂痕大到使玻璃球碎裂,那苏沐橙也将会不复存在。

        苏沐橙坐在旁边摇摇头,“我不敢,”纤细的手指缓缓捏紧了裙摆,看着他,向来温和的神色里第一次有了不安,“若不是很难受,你肯定不会让我察觉,主人一家都去旅游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如果我慢了,你不就要消失了?”

        “玻璃球裂了口子没事,我还在。”

        低低的叹了一口气,肖时钦伸手抱住她,在她耳边轻声道:“沐橙,谢谢你。”

        苏沐橙反手抱住了他,带着笑颜,“没什么啊。”

        .

        时间迈着步子跨过春天来到了初夏,太阳渐毒,玫瑰花像是放懒似的半收起自己的花瓣,再也没有盛放时的勃勃生机。

        肖时钦一日里沉睡的时间也不可避免的越来越多。

        苏沐橙能够感觉到肖时钦日渐虚弱,窗台上的蓝玫瑰花瓣卷曲,失去了水分,显得奄奄的。

        她握着他的手指,眉目间带满了担忧,“时钦,你是不是快要……”她咬了下唇,说不出那两个字。

        握着自己的手指冰凉,肖时钦摊开手掌,把她的手包包了进来,她的手很小骨骼纤细,握成拳缩在他的手掌中小小的一团。

        她的手一直都这么凉,虽然知道这是不能改变的,但每一次肖时钦都想把她温暖起来。

        他点头,“沐橙,我很快就不能陪你了。”

        苏沐橙低下头蹭了蹭他的手背,笑了,“没事,以后就我陪你吧。”就算来年归来的不会是他了。

        肖时钦俯身亲了下她的额角,嘴唇下的肌肤冰凉而柔软,也不过轻触,他就抬起来头,止住了自己的欲念。

        发于情止于礼,苏沐橙不懂,他喜欢她,却更不能钻这个机会。

        只可惜,他没时间教会她什么是爱,什么是感情了。

        苏沐橙的额头抵到了肖时钦的手臂上,她半靠着他,低声道:“时钦,我好难受。”

        可是他没有听到。

        他已经陷入了沉睡。

(四)

        几个月后,房子迎来了它的新主人。

        “吱——”新主人推开了一扇窄小的木门走进了这栋房子最高处的房间。

        小阁楼里很久没人打扫,他踏进来的时候带起了阵阵灰尘。

        “咳咳,”他用手半捂着口鼻,另一只手挥了挥眼前的尘埃,放轻了脚步慢慢的走到窗边,推开了小木窗。

        阳光洒进,他看到了窗外木台上一盆枯萎的玫瑰花,蓝色干瘪的花瓣蜷缩在一起垂落,有的已经掉落在土里腐烂,再也没有往日的绚烂。

        放在这里也没用了,他捧起花盆关了窗带了出去,重新扣上木门。

        他没有注意到,木台上的一颗玻璃球似被关窗带起的震动震了一震,咕噜噜的滚到了木台的边缘,从楼上坠下。

        “啪。”

        玻璃球撞到了水泥地上,碎了。

评论 ( 10 )
热度 ( 49 )
  1. 薄宴🍰薄宴🍰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南北。
    16.02.08

© 薄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