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袭裙,穷一生,作侍臣。


不混圈 不要拿圈的规则来要求我
爱写什么写什么


剑三天策红
全职all橙all 底线之上 随意玩耍
阴阳师茨草狗灯 荒辉藻巫 小小黑是我的
刀剑乙女向 鹤丸最帅 萤丸赛高 刀账集齐中
恋与制作人 只吃女主×男主
料理次元 小姐姐美上天我一定会好好养你们
偶像梦幻祭 一个老老实实的转校生


热爱奇奇怪怪的沐橙cp
每次写他们心情都可以很好啦


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
高雷sx 婉拒yl 排斥allye 不喜ycf


勿忘初心


爱看戏精演戏
不爱戏精打扰


内涵滚

乐橙丨你在不在

现代向。

张佳乐×苏沐橙

沐沐生日倒计时 (*°▽°)ノ


        张佳乐发现苏沐橙居然挑食,这让他很惊讶——查到的资料上显示,人鱼应当是不挑食的——但她挑的很细致,并不是说这个不吃那个不吃,而是,青菜不吃梗橘子不吃橘络这样的挑。

        问了这尾人鱼,回答他的是一尾巴水。

        他忘了,她还没学会说话。

        发现她挑食还是因为看到她吃完的东西里堆满了青菜梗,而不是她主动告知。

        他忍不住的想,她原先在海里,是多受宠爱的小公主。

        毕竟挑食——也得有东西挑。

        可是尽管如此,他也不想放她回去。

        张佳乐看着她,眼中神色晦涩难明。

        人鱼大多数时候都很安静。

        他在房间里做事的时候,她也静静的蜷在水缸底下,侧着脸看他。

        栗色的长发飘散,像是年少时缱绻的梦境。

        只有在看到他走过来时候,会高兴的扬起尾巴,再伸出纤细苍白的手,在水面上与他轻轻贴合。

        她其实是不喜欢有温度的东西,但是却喜欢他的触碰。

        做完这些,她就会欢乐的在水中游走,细小的泡泡轻轻滑过她细腻的肌肤,蓝色的鱼尾在水中牵起涟漪,难得的活跃。

        大海的宠儿,在水中多么自由。

        划开水波,也划开黑暗。

        .

        张佳乐是在一次拍卖会上买下的苏沐橙。

        这个世界关于人鱼的传说很多,相信的很少,真正见到的也很少,但是却不乏有权有势之人追求。

        所以当他们看到玻璃缸中倾国倾城的人鱼时,整个会场都沸腾了。

        她在人声中醒来,懵懵懂懂的揉着眼睛,露出了那一双琥珀色眼眸,那是剔透清澈宛如沉淀千年的美丽。

        张佳乐在那一双眼中,一次又一次的叫价,最终以当晚拍卖物品中的最高价拿下了这尾人鱼。

        友人调侃他为美一掷千金,他不甚在意的笑了笑,起身准备去住处看他的人鱼。

        “你慢慢玩。”他背对着友人挥了挥手。

        友人也不惊讶,张家的小公子在拍卖会上向来都是拍下看中的第一个宝物,而且一定要拿到手——在他心里,喜欢的一个就足够了。

        拍卖场的速度很快,待他到家时,人鱼连带着玻璃缸都被送了进来。

        玻璃缸里除了供氧装置什么都没放,透明的水液中,可以清楚看到人鱼蜷缩在角落,双手抱着鱼尾,好奇的打量着全然陌生的环境。

        张佳乐让管家准备好食物送进去,自己却没有进入房间,只是站在门口看她。

        人鱼很警惕,在他出现的那瞬间就发现了他。

        但她同时对人类又没抱以多大的防备,看到管家准备的东西,也拿起来尝了尝。

        不过能看的出来,来到新环境的她很紧张。

        虽然她并没有表现出来,可是张佳乐看她小心翼翼的捧着削好的梨子,咬一小口,再偷偷瞟门框(他)一眼的举动就能看得出来。

        他的心软的一塌糊涂。

        在她吃完后,他走过去,尝试的将手贴到水面上,不抱希望的期待她的回应。

        人鱼在水底下看了他一会,在她的注视下,张佳乐居然感到了一丝丝的羞意和难为情。

        这么幼稚的举动真是……很久没做过了。

        她似乎是感觉到了他没有恶意,伸出一根纤细的手指,在他的掌心一触即走。

        她的手指很凉,却让他的掌心不可抑制的,灼热了起来。

        .

        这是一尾爱看电视的人鱼。

        电视机里放着泡沫偶像剧,人鱼贴在壁上目不转睛,边看还边吃着手上的东西,两不误。

        不过她看电视的时间不长,张佳乐管着她。

        人鱼发现后,气的甩了一尾巴水到水缸外。

        看着气呼呼的鼓着腮帮子沉到水低“咕噜噜噜”的吐着泡泡的她,张佳乐乐不可支的擦去水液。

        她在他面前越来越随意了,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温温和和的,但是偶尔也会使小性子,更有些时候,还会向他撒娇。

        他一点都不觉得不耐烦,甚至乐在其中。

        然后他开始试着教人鱼说话。

        只可惜,一直没成功,于是转头开始教她写字。

        人鱼听得懂人类的语言,又很聪明,学的飞快,当天就可以拉着他的手,一笔一划的写下她的用人类语言表达的名字——苏沐橙。

        很可爱,像是带有橘子清甜的名字。

        教会她写名字的那天晚上,张佳乐做了一个梦。

        梦里是仿佛没有尽头的坠落和刺骨的寒凉。

        下一秒,就有什么破开了黑暗。

        他在水里挣扎的睁开眼。

        琥珀色包裹了他。

        她将他托上岸,离开前,他听不懂的,婉转的语言在天边回荡。

        他从梦里苏醒,惶惶然的去房间里看她。

        她还未睡,倚在水缸的玻璃壁上,正在上面一笔一划的写着什么,察觉到他来,展开了一个笑容,穿过幽蓝的海水抵达他的眼底。

        她的语言,撞到天边又荡了回来,回声阵阵,似乎都是在告诉他——“我叫苏沐橙。”

        张佳乐突然就心安了。

        .

        那次落水之后,他常常去那片海。

        明明应该怕的,他的母亲葬身于此,他也被抛入水中,可是却一次又一次的靠近。

        不过就是为了偶尔能够听见她的歌声。

        那应该是她们一族的语言,清亮透彻,低回婉转,像白云一般柔软,又如同花儿一样馥郁。

        陪他走过了最艰难的那段岁月。

        然后所有人都说,张家的小少爷,不一样了。

        是悬崖上的百花绚丽,靠近他才发现那片火红不是花,是燃烧的火焰。

        蛰伏多年,他在张家盘根结错的关系里撕开一条路,终是爬上了那个最高的位置。

        .

        张佳乐带着苏沐橙去了海边。

        触碰到了久违的海洋,苏沐橙心情显而易见的愉悦,在没有尽头的水里游走,蓝色的鱼尾破开白色的浪花,肆意飞溅。

        她开始唱歌。

        张佳乐躺在礁石上静静的听着,逐渐在歌声里睡着了。

        转醒是因为有人在他耳旁喊他的名字。

        熟悉的声音,是苏沐橙。

        她的语调很奇怪,一个字一个字咬的特别清楚,但是因为不熟练而磕磕绊绊,像是鹦鹉学舌。

        她在跟他说,“张佳乐,我们回家吧。”

        .

        人鱼会在某一天,得到说话的能力。

        ——当她懂得了爱的时候。

        上天就会赋予她开口的权利。


我今天码字抽了什么风…
为什么那么爱用比喻…
感觉和写小学作文一样🤔

评论 ( 6 )
热度 ( 104 )

© 薄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