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袭裙,穷一生,作侍臣。


不混圈 不要拿圈的规则来要求我
爱写什么写什么


剑三天策红
全职all橙all 底线之上 随意玩耍
阴阳师茨草狗灯 荒辉藻巫 小小黑是我的
刀剑乙女向 鹤丸最帅 萤丸赛高 刀账集齐中
恋与制作人 只吃女主×男主
料理次元 小姐姐美上天我一定会好好养你们
偶像梦幻祭 一个老老实实的转校生


热爱奇奇怪怪的沐橙cp
每次写他们心情都可以很好啦


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
高雷sx 婉拒yl 排斥allye 不喜ycf


勿忘初心


爱看戏精演戏
不爱戏精打扰


内涵滚

周橙丨合生

民国向。

周泽楷×苏沐橙

太久没更新 混一发

梗来自迟卿卿N年前的卧底周~


(一)

  上海的天很蓝,丝丝缕缕的白云飘荡在天空上,慵懒而散漫,就像这座城市的夜晚。

  苏沐橙走下轮船的时候背后响起了汽笛声,她被声音引的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风刚好吹起卷落了她的帽子,她忙转身去追。

  她没跑几步,帽子就跌落在了一个人脚边,那个人脚步一顿继而停下,弯腰捡起了帽子,递给跑过来的苏沐橙。

  苏沐橙从那个人手中接过帽子,不好意思的笑着道谢:“谢谢你了。”一抬眼,就撞入了一双漆黑的眸子。

  这是一双很黑很亮的眼睛,像是幽深的潭水泛起了一丝丝波澜,引人坠入。

  “嗯,”那个人淡淡的勾起唇角回礼,黑色的风衣擦过她的手背,已是向前走了。

  苏沐橙捏着帽子看了一会,低头笑了。

  .

  提着箱子走过了一条又一条街,苏沐橙总算在天彻底黑之前找到了苏沐秋给她的地址,打开门并没有意料之中的灰尘,她有些惊讶,但转念一想又不惊讶了,哥哥怎么会让她动手打扫整个房子,想来是找人整理了。

  等到苏沐橙把房子熟悉、东西放好后,夜已经深了,她打电话给苏沐秋报了平安后便躺到床上准备休息。

  只是不知道因为下午在船上睡过了,还是因为其他,她翻来覆去好一会就是睡不着。

  苏沐橙有些气闷的拉高被子捂住自己的脸,开始漫无边际的想这几天看到的听到的,摇摇晃晃的轮船、喷出黑色烟雾的烟囱、船上交谈的旅人、手上的行李箱、被吹飞的帽子、一双黑玉一样的眼睛……

  时间一点点流过、拉长,苏沐橙迷迷糊糊似醒似睡的仿佛自己置身于一片森林,身边是清晨的薄雾,脚下的流淌的看不见的溪水,冰冰凉凉的有些痒,似乎还有小鱼儿在轻啄她的脚面。

  她一步一步的往前走,耳旁是哗啦啦的水声,而除了水声外森林里没有其他声音,安静的只有她一个人。

  苏沐橙怡然自得的走着,抬头的时候,看见不远处出现了一个人影,那个人影穿着黑色的衣服,外套的下摆飘飘荡荡,头上的街帽被忽然挂起的风吹掉了,吹落在她的脚边。

  她弯下腰捡起帽子,那个人半侧过身看向她,微微染着血色的唇轻轻勾起——

  雾瞬间浓了起来,他转身离去。

  她愣了一下想要追过去把帽子还给他,蓦然天黑了,他的身影消失在了光与影的边缘。

  苏沐橙睁开了眼,从睡梦中醒来,转头看向窗外,已是晨光熹微。

  .

  醒了之后就再也睡不着的苏沐橙起了个大早,梳洗后就出了门,打算随便走走,熟悉一下附近的环境。

  清晨的空气很好,夜间又下了点小雨,清新好闻,令人舒心,街上已经有了准备摆摊的小商贩,摆弄着自己的东西,瓦罐间轻轻碰撞,编出一首轻快的小曲。

  青石板路还有些湿,苏沐橙走的小心,漫无目的的走到了附近的一个广场,就看见地上三三两两的白鸽,越往广场中心越多,有的扑棱着翅膀盘旋在半空中,有的落在地上啄食,似乎有人在喂食。

  她好奇的走了过去,绕过广场中心的喷水池,她看见了一个穿着白色衬衫的人坐在水池前的椅子上,把手上的小面包掰下来撒给白鸽吃。

  苏沐橙一下就停住了脚步,想要转身离开不打扰对方,奈何她的小皮鞋踩在青石板上的声音不大不小,在这么安静的清晨,也足够让水池旁的那个人听清了。

  他站了起来洒下手中最后一点面包屑,慢条斯理的拍了怕手,转过头来看她。

  是他。

  也不知是巧还是缘分。

  苏沐橙愣神过后朝他大大方方的一笑,走了过去。

  他今天穿了件白衬衫外面披着米色羊绒外套,下面是黑西裤,注视着她的眼睛像黑玉一样,眉眼漆黑似水墨画,整个人看起来温良而无害。

  “你好,”苏沐橙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做个自我介绍,她伸出了手,“我叫苏沐橙,昨天谢谢你。”

  “周泽楷,”礼貌的轻握一下放开,周泽楷微微笑了,“举手之劳。”

    她将目光放到了周围的白鸽上,“这里的鸽子是野生的吗?”

  “嗯,”周泽楷点头应了一声,也看向那些鸽子,只用余光注意着苏沐橙,“很多人喂。”

  原来是吃百家饭的鸽子,苏沐橙抿唇一笑,刚想继续说些什么就听见“吧嗒吧嗒”的脚步声向他们冲来,这个脚步声不大,却很响亮,两个人回头的同时,一个小娃娃冲到了他们的面前,“吧唧”一声,摔了。

  苏沐橙忙蹲下身,把他抱了起来,轻轻的拍拍他腿上的灰尘,柔声问他有没有事。

  小娃娃许是摔疼了,小脸一皱,立马哭了起来。

  这下子苏沐橙就有些慌了,茫然无措的抬头去看旁边的人。

  周泽楷也蹲了下来,从外套的口袋里摸出了一颗糖,拆开包装,拇指食指捏着放到了小娃娃的嘴边,去碰那幼嫩的唇瓣。

  小娃娃感觉到了甜味不哭了,肉肉的小爪子抓住嘴边的美食就往里面放,一不小心把周泽楷的手指也塞了进去。周泽楷几不可察的挑了下眉,慢慢的把手指抽了出来。

  不一会,带娃娃的保姆就跑了过来,对两个人一叠声道歉致谢,抱着孩子走了。

  苏沐橙见周泽楷修长的手指上都沾满了小孩子的口水,从随身小包里拿出了小汗巾,给他擦手指。

  周泽楷低下头,认认真真的擦拭手指上的液体,干净后把汗巾折了起来握在手里,“回去洗。”见苏沐橙睁大了眼睛,他补充道:“洗好,还给你。”

  苏沐橙忙摇头,伸手想去拿汗巾,“不需要了,我带回去洗就好了。”

  谁料周泽楷把汗巾往身后一藏,侧过身不让苏沐橙拿。

  见此苏沐橙也知道自己是拿不回,遂放弃了与周泽楷争这个,无奈的笑着回答他:“那你带回去吧,什么时候给我呀?”

  “你定。”

  “那就明天这个时辰吧。”

  “好,”周泽楷应的严肃,仿佛是一件很重要很庄严的事情,惹得苏沐橙忍不住笑了出来。

  周泽楷也发觉自己太严肃了,有些不好意思的曲起手指刮了刮脸颊,腼腆的笑了。

(二)

  苏沐橙第二天来的时候,周泽楷已经等在那里了。

  看到水池旁的身影,她加快步子小跑过去,她比昨天起的还早了些,没想到还是迟了。

  她今天穿着微跟的小皮鞋,鞋面踏在地面上发出“吧嗒吧嗒”的声响,就像一只在刚下过雨的地上走路的小猫咪,有规律的踩着步子溅起了水花,周泽楷听见了转过身,听着声音觉得有点好玩,忍不住微微笑了起来。

  跑到他面前的苏沐橙平复着呼吸抬眼就发现他在笑,不知道他因何而笑,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平了平吹乱的长发,轻声道:“抱歉啊,我来迟了。”

  “没,”周泽楷摇摇头,“刚好。”

  他把洗干净的汗巾还给了她,见她收好后继而提出了邀请,“吃早餐?”

  “好啊,”苏沐橙欣然同意。

  两人慢悠悠的走去了附近的馄饨店吃了馄饨,秉持着食不言寝不语的古训,两人虽然没怎么说话,但在不停的蒸腾起的水汽中,也没有多少尴尬。

  吃完早餐周泽楷就送苏沐橙回去了,在她住的公寓楼下礼貌的道别。

  他离开的时候苏沐橙还没有上楼,她看着那个越走越远的男子,背影突然就和前天的梦重合在了一起。

  原来是他。

  竟然是他。

  苏沐橙抬起手按住自己的左胸,手心下的心脏跳动的有些快,带着一点慌乱和意料之中的欢喜。

  她忍不住笑了起来。

  今天的天气很好,阳光肆意的洒下,透过街边的丛丛树荫落在行人的头上,公寓下的明艳少女,笑靥如花。

  .

  江波涛觉得,自从周泽楷回S市后,少将军府似乎热闹了不少。

  “中午好啊,江副官。”

  身后传来带着笑意的温和的声音,江波涛转过身去回礼,“苏小姐中午好。”

  苏沐橙拎着一个精致的盒子,长长的黑发绑成了一条辫子垂在胸前,浅蓝色裙子的下摆褶皱让她看起来漂亮又可爱。

  “小周呢?”她走到他身边问道。

  “将军应该在餐厅里。”江波涛微笑的回答后,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她手上的盒子,“苏小姐今日来……”

  苏沐橙自然知道这个人一直对她抱着怀疑,就算他不曾表现过,可她就有这样的感觉,随即大大方方的把盒子打开给他看,“最近学做的饼干,想带给他吃。”

  江波涛见此也不再多说什么了。

  苏沐橙把盒子重新盖好,换了一个手拿,礼貌的点头后走了。

  江波涛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看着她不急不慢的走了进去,长长的辫子在腰间一晃一晃,偶尔露出个尾巴让站在后面的他看见,俏皮极了。

  就像她这个人。

  平时温和有礼,精致的面容让她像画中的人一样,然而在周泽楷面前有时候会撒娇卖乖那一点显露出来的不同,就好似她从画里下来了,鲜活有趣,惹人喜欢。

  他们是走在悬崖边的人,明里暗里多方注视,一举一动都必须十分小心,而对于这样一个突然出现在周泽楷身旁的人,他们不可能不保持戒心,调查过后发现这个姑娘身家清白只有一个哥哥,来S市是因为学习交流,再想深入的时候,周泽楷阻止了他们。

  虽然只是回答他们时的一句“不用”,但却包含了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先生。”江波涛的助手找到了他,戴着白手套的双手拿着一封拜帖,“146部队的松本冈田将军的副官伊藤先生来了,此时正在前厅。”

  江波涛回了神,不动声色的点点头,随手理了理自己的领带,朝前厅走去。

  .

  临近餐厅,苏沐橙就看到餐桌那头坐着一个穿着军装的男子。

  他不知道是在发呆还是想事情,手肘支在桌面上,指尖抵在一起,修长的手指堆出了塔尖状,眉目俊朗,黑玉一般的眼眸如同沉沉深渊,淡色的唇轻轻抿着,身上有种逼人的压迫感。

  她几乎没有看过这个样子的他,和她相处的他就像一个普通人,轻松又自在,而此时她却多了一份不一样的感觉和悸动。

  她的脚步声被脚下的地毯尽数吸收,明明没发出一丁点声响,可当她走进餐厅的时候周泽楷已经发现了她,好看的眉眼看向她的那瞬间,他身上的那种压迫感消失殆尽。

  周泽楷微微的笑了起来,站起身帮苏沐橙拉开了右手边的椅子,等她坐下后才坐回自己的位置。

  “吃什么?”

  苏沐橙摇摇头,“我吃过了。”她把手中的盒子放到桌子上推过去给他看,“打开看看。”

  说完自己走到一旁,在留声机旁挑着唱片,“想听什么?”

  “看你,”周泽楷应了一声,伸手把盒子拉了过来。

  苏沐橙随手拿了一张放了上去,走回餐桌旁坐下,旁边的留声机发出有些沙哑的婉转的女声。

  “浮云散明月照人来,

  团圆美满今朝醉,

  轻浅池塘鸳鸯戏水,

  ……”

  白色的盒子还没打开周泽楷就能闻到些许奶香味,淡淡的不腻的甜,闻起来很舒服,“饼干?”他猜测,打开了盒子。

  白色的盒子里分了两层,上层是小兔子形状的饼干,下层则是金黄的小蛋糕,蓬松的像朵小蘑菇,诱人食欲。

  “我做的,哥哥都没吃过呢,你尝尝……?”声音带着小得意,周泽楷抬眼看去,双手撑着下巴的少女眼睛都笑成一条缝,像极了抓住偷吃的老鼠的小猫咪,蹭着主人的手背咪咪咪的讨要奖励,可爱的想让他捏一捏。

  周泽楷捏起一块饼干,送进了嘴里。

  “好吃吗,”苏沐橙慢条斯理的尝着,有些忐忑。她刚做完为了不凉就带了过来,自己也没吃,虽然闻着还不错,可是不知道口感怎么样。

  “好吃,”周泽楷又拿起一块,没自己吃,而是放在了她的面前,“吃一块。”

  苏沐橙把饼干塞进自己嘴里的时候,周泽楷拿出了第二层的小蛋糕,拇指食指往里收收,他捏了捏小蛋糕,掰了一小半下来见苏沐橙已经把嘴里的饼干咽了下去,就把撕下来的蛋糕填入了她的口中。

  苏沐橙猝不及防,眼睛蓦然睁圆,嘴巴下意识的闭了起来,却刚刚好把周泽楷的食指尖含了进去。

  这一下,两个人都愣住了。

  与此同时,餐厅响起了两声敲门声,惊开了两个人。

  苏沐橙的脸飞上了红晕,低头局促的整理着盒子。

  周泽楷的脸也有点红,用纸巾擦干了手指,手背抵着唇,轻咳了一声,“进来。”

  做好午餐的仆人推着推车走了进来,一样一样的摆好了东西,欠身又退了出去。

  苏沐橙见状站了起来,白皙的小脸依旧红的通透,她有些慌,指尖都在微微颤抖着。她一早就明白自己的情愫,也明白对于周泽楷来说她不能急,但着实没想到第一次堪称亲密的接触,如此的出乎意料。

  “那……我先回去了。”她轻声到。

  闻言他也站起了身,扣好了之前为了放松而解开的袖扣,应道:“好。”

  苏沐橙忙摆手,“不用送了,我自己回去就好。”

  周泽楷不和她争,走到另一边拿起了外套披上,朝她笑了笑,“走吧。”

  苏沐橙见状也不再说什么了,沉默的跟着他走了出去,坐上车时,她突然似感叹似玩笑的呢喃了一句,“周泽楷,你这样很容易让我误会的……”

  她喜欢他,非常非常的喜欢。

  每一次的见面,都是她满怀期待的,每一次感受到他沉默内敛的外表下的温柔,都会让心里的那棵小树苗长一点、再长一点。

  浇水施肥的都不是他,却也都是他。她在等那棵树苗长成苍天大树,到那一天,她就会把自己的心思尽数说与他听。

  她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自己的小心思,等待着那一天,无论他接受与否,她都甘之如饴。

  她觉得那一天不远了,期望着,同时也害怕它的到来。

  是结尾,也会是终结。

  苏沐橙把头靠到了椅背上,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嗯。”

  万万没想到周泽楷居然应了一声,惹得苏沐橙一惊,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侧过头来看他。

  周泽楷在街边停下了车,他看着她,淡色的唇角一点一点的扬起,就好像梦中的黑衣先生,那笑容好看极了。

  “是真的,”他说,“不是误会。”

  怎么会不知道呢,早已心知肚明,这个姑娘在他面前从来没掩饰过自己,已然透明,只是想再等等,勿唐突了佳人。

  一切发生的太过于迅速,苏沐橙懵了,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周泽楷说的话语,代表了什么。

  “小周,你……”

  有些期盼,也有些惴惴不安,小脸上的表情太过于可爱,周泽楷忍不住靠近了一点,“喜欢,”他重复了一遍,“不是误会。”

  “为什么?”她愣愣的问道,明明他表达的很是直接,但在门前的少女却患得患失,害怕了起来。

  凭空而出的三个字,没有原因,但周泽楷懂了。

  “没有为什么,”他笑了笑,“一见钟情。”

  一见倾心,二见钟情,就是这么简单。

  他很小的时候,就听来教书的秀才摇头晃脑的念《汉书·外戚传上·孝武李夫人》上著名的诗句:“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小时候的他似懂非懂嗤之以鼻,可当他看到苏沐橙的那一瞬间,就明白了这两句诗句的描述。

  慢慢的接触后,情愫暗长生。

  周泽楷凑过去,吻上了她的额角。

  碰到皮肤上的嘴唇柔韧温软,苏沐橙又红了脸,过了一会才伸出手,揽住了他的脖子,把绯红的小脸埋进了他的肩窝。

  “可……”周泽楷在她耳边低声道:“我不是好人。”

  闻言苏沐橙抬起头来看他,琥珀色的眼眸注视着他,仿佛融进了阳光。

  “我相信你。”她笑着说。

  见到他的第一面,是他帮她捡起吹落的帽子,第二次是他在公园里喂满地的白鸽,给跑过来的小朋友一颗糖,这样的人,怎么会是坏人。

(三)

  苏沐橙和周泽楷一起养了一只白毛蓝眸的猫,叫作白白。是他们有一次出去时,跟着苏沐橙跟回来的,一只很漂亮的猫咪。两个人把它照顾的很好,相比刚来,都胖了一小圈。

  可是周泽楷却瘦了。

  苏沐橙把报纸放到了一边,顺着白白的毛,有些惆怅。

  前段时间,日本人扶持了汪伪政府上台,周泽楷作为被拉拢的军阀,报纸上处处都是夸奖,可却成了百姓口中的卖国汉奸。

  苏沐橙知道他不可能有这样的想法,也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以及他付出的努力。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他和那群人保持了这样不远不近的关系,借他们的势力保护了一大批爱国分子。

  他做了这么多,却只有她和心腹知道。

  也有可能一直只有他们知道。

  .

  苏沐橙洗浴完出来,就看到周泽楷靠着沙发背,闭着眼睛休息,眉心微微皱着,显得有些疲惫,他脱下的大衣丢在沙发扶手上,掉了一只袖子在地上,苏沐橙把擦头发的毛巾搭在肩上,走过去把衣服拿起来挂到了门后的衣架上。

  然后她坐到了沙发上,轻轻的依过去,因为刚洗过澡而温热柔软的手指贴上他的太阳穴,不轻不重的揉着,“今天早些休息吧。”

  周泽楷在她坐到他身边的时候就揽住了她纤细的腰身,惹得她不得不半坐在他的腿上靠进他的怀里,整个人像是陷进去了一样。过了一会他才睁开眼,眼眸像是蒙了一层雾气,他用手握住了她的手指,下意识的蹭了蹭,舒了一口气。

  “他们在怀疑。”

  苏沐橙自然懂得这个“他们”指的是谁,应了一声,“不可避免的,小周你辛苦了。”

  周泽楷摇摇头,“近段会迟回。”他有些烦躁,抱住她把脸埋进她的肩窝,孩子气的嘟囔,“不能陪你,酒宴,不想去。”年少成名的少将军也只有在她面前才会这样示弱了。

  手上的动作不停,但洒在脖子上的热气惹得苏沐橙下意识的动了动,“痒。”

  周泽楷愤愤的在她脖子上轻轻咬了一口,“不安慰。”

  葱白的指尖轻点他的额角,苏沐橙笑道:“那将军可愿意放下一切,随我浪迹天涯?”

  周泽楷没说话,蹭了蹭她的侧脸。

  她当然知道周泽楷只是累了撒撒娇而已,他不是会轻易放下肩上的担子的人,再苦再累都会撑下去。

  “去洗漱一下吧,”苏沐橙一撑周泽楷的肩膀,坐到了旁边。

  周泽楷依言站起来,去了洗浴室。

  没过多久他就走了出来,黑色的短发的发尾被打湿了些许,他看着苏沐橙,眼神有些亮,一扫刚刚的朦胧,看起来挺高兴的。

  苏沐橙有些懵,不知道他的情绪为何突然好了起来。

  看着周泽楷走过来,她突然想到了之前的自己像是一个小朋友一样,一遍一遍的在浴室被染着一层水雾的镜子上写字,三个字,占据了整面镜子。

  她“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在周泽楷含笑的目光下红着脸跑进了浴室。

  一进去,她的目光就被镜子上的水痕引了过去。

  她出去前写的字被抹去了一部分,每一个原本完整的名字,只留下“周”、“氵”和“木”。

  “周”和“沐”。

  他们。

  她看着镜子上已经模糊了慢慢滑下水珠的字迹,唇角勾起,被蒸汽暖红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她出来的时候周泽楷正在低头扣着衣服的扣子,黑色的丝绸睡衣一点一点的遮掩住精瘦上身上的伤痕,她用手背按了按通红的脸,喊了一声“晚安”,就想跑回房间了。

  周泽楷叫住了她。

  “怎么了?”苏沐橙扶着门框回头问他。

  周泽楷走了过来,双手环住了她,把她圈外手臂和门板之间。他低下头,蹭了蹭她的脸颊,低声在她耳旁说了一句话。

  苏沐橙睁大了眼睛看着他,不敢相信和喜悦充斥在一起让她一瞬间说不出话来。

  他说,“沐沐,我们结婚吧。”

  她踮起脚尖抱住了他的脖子,深呼吸一口气,有些颤抖的吐出了一个字,“好。”

  .

  苏沐橙打算下午去挑喜糖。

  原本是要和周泽楷一起去的,结果他被政府的人员请去商量事宜,她只好自己先去看看了。

  安抚完来到S市,猝不及防知道自己妹妹要嫁人所以看周泽楷哪哪都不舒服的哥哥苏沐秋,苏沐橙戴上一顶白色的帽子独自一人出门了。

  只是她不知道,这一去,就是分别。

  .

  周泽楷听到通报的消息赶回少将军府时,他的心腹都在。

  苏沐秋见到他过来愤怒的抓住了他的衣领,“周泽楷,你没有保护好她,”他的眼眶通红,一字一句,恨意十足,“我把她交给你,你却没有保护好她!”

  “你跟我说你身份特殊,所以一定会好好的护着她,可是现在呢?死了?这就是你说的护着?”他放开周泽楷的衣领,退后几步颓废的蹲下身把手指插入自己的头发,“我为什么没有和她一起去……”

  周泽楷从进来开始就没有说过一句话,脸色苍白的他沉默的承受苏沐秋的爆发,只是看着桌子上,那个白色的骨灰盒。

  他们说苏沐橙在路上遇到了车子爆炸,尸骨都炸碎了,盒子里只是勉强收集起来的骨灰,跟去的保镖也都死了。

  这一切,原本应该都是冲着他来的。

  冲他来的。

  .

  周泽楷一手操办了苏沐橙的丧礼。

  这期间的他除了必要的交谈再也没说过话,越来越沉默,也没有什么是他想关注的,好像一潭死水,再也激不起涟漪。

  他找了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买下来给她做坟,也算是给自己做的准备。

  她下葬的那一天天气有点阴,灰色的云层翻滚着,阳光都被挡在了后面没有露出一丝一毫。

  小小的坑,就这样埋藏了一个人。

  葬礼过后周泽楷独自留了下来,苏沐秋虽然对他不满仇恨,但也悲哀的清楚自家的妹妹会很想见到他,就跟着其他人一起离开了。

  周泽楷缓缓的单膝跪在苏沐橙的坟前,手指掠过刚刻上去的字迹。他的脸很白,却衬的眼眸更黑,仿佛光都被吸收进去透不出一星半点。

  “这么美丽的地方……”他缓缓地开口,声音低沉喑哑,每一个字都说得很慢,短短的一句话,似乎跨越了这两三年的时光,“却不能和你一起看……”

  他想,若是她还在,带她来这样山清水秀之地,她会和他紧扣着十指,慢慢的走着,领会这大山的风景,她会向他撒娇,抬着白玉一样的小脸看他,笑得像他们一起养的那只猫咪,娇俏狡黠,让他有时间再带她来一次。

  多可爱啊,他的姑娘。

  他再也碰不到的姑娘。

  如果他那天去了,一切是不是就会不一样了?

  只是没有如果。

  眼底的那颗泪,终于滴下。

(四)

  两年后。

  周泽楷点了一杯加糖加奶的咖啡就坐在窗户旁发呆,看着阳光跳跃在行人的脚边、洒在路边的青石砖上,也生出了一种岁月悠长的感觉。

  这家咖啡馆苏沐橙以前很喜欢来,他也经常陪她一起来,虽然中途换了一个老板,但好在其他的都没有变,他休息的时候,都会过来坐坐。

  门边的风铃因为推门而入的风“叮叮当当”的响了起来,周泽楷慢慢的搅拌着咖啡,就听见身后传来一个温和的女声,“老板,我来了。”

  听见这个声音,搅拌的手停住了,周泽楷像是被人点了穴,愣在了座位上。

  过了好一会,他才转过头去,看那个声音的主人。

  那是一个绑着辫子的姑娘,嫩黄色的长裙让她本就白皙的皮肤像是水中出来的一样,琥珀色的眼眸剔透,她正笑着,右边脸颊上出现了一个浅浅的酒窝。

  那一瞬间他以为自己看错了。

  可是没有错,就是她。

  苏沐橙。

  死而复生一般,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他面前。

  理智崩断了,周泽楷上前拉过她的手转身离开,想要追上来的店主被保镖挡在了后面。

  那个姑娘懵了,愣愣的被他拉到了车上,瞪圆了眼,缩在角落惊吓的看着他。

  周泽楷这才发觉自己的举动有多么出人意料,只是急于求证的心在此面前根本不算什么,但此时此刻,他却近情情怯,不敢问,只是如同往常一样,伸出手想要揉一揉她的额角。

  手心里是柔嫩的温热的肌肤,久违的触碰,逼得他微微红了眼角。

  如果是她,她就会按住他的手,用侧脸爱娇的去蹭,如同撒娇的小猫咪,得意的赖着主人。

  眼前的姑娘快速的躲开了,低下头不知所措的玩着自己的手指。

  周泽楷的手一下子就僵住了。

  可当他也低下头,看到了她手指互相点抵的动作,那颗心,死灰复燃了。

  食指无名指无名指中指拇指食指小指……一模一样的顺序,怎么会不是她。

  周泽楷也意识到了苏沐橙不在明面表达的原因,脚底一踩油门,开车回了将军府邸。

  一路不管不顾身后姑娘的挣扎,周泽楷强硬的拉着人回了房间,关上门阻隔了一切目光后,他们无声的抱在了一起。

  “小周小周小周……”苏沐橙把头埋在他的胸前,忍不住的一声声喊着,抬起头红着眼眶看着他,眼里尽是怀恋与欣喜。他低低的应了一声“我在”。

  她终于回来了,回到了他的身边。

  从昏睡中醒来发现被关的彷徨惊慌和这两年的空白病房假装失忆的痛苦逃避,和此时此刻见到他的欢欣一比,都算不了什么了。

  两年前爆炸声在身后轰然响起时扭曲的世界好像已经远去,她见到了他。

  两人间微微拉开一点距离,周泽楷抱着她坐到床边,轻轻的亲吻她的额头和眼睛,像是羽毛拂过。

  “我醒来后就被人看住了,没有办法给你和哥哥传消息,”苏沐橙揽着他的脖子轻声到,“是日本人,当初的爆炸也是他们。”

  周泽楷是他们要依靠但不信任的军阀,手下一大批心腹,身边保护的人也众多,汪伪政府要借助他的名声,自然不能做出伤害他的举动。

  于是他们把目标定为苏沐橙,想要她为他们所用。

  支开周泽楷,让她处于一人的状态出门,制药爆炸掠走她,若不是她假装失忆勉强逃过一劫,恐怕她此时应该被他们洗脑了,帮助他们监视他防止他的势力继续扩大。

  用心险恶。

  周泽楷怎会不懂,只是在忍耐罢了。

  她如今回来了,要和他一起承受怀疑,他喜悦她的回来,却也心疼她即将面对的压力。

  “小周,以后再没有什么可以把我们分开了。”苏沐橙贴着他的耳朵,一字一句道。

  “以后的路,”周泽楷把苏沐橙从怀里捞出来,看着她道:“很苦。”

  “我不怕,”苏沐橙捏捏他的手指笑了,“有你就好了。”

  能够和对方一起走下去,再苦再累也,甘之如饴。

评论 ( 16 )
热度 ( 85 )

© 薄宴🍰 | Powered by LOFTER